网站公告:
全国服务热线:

产品类别PRODUCTS category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
电话:

邮箱:

地址:

新闻资讯 NEWS
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资讯 >
5G规模化商用离我们还有多远?
添加时间:2019-07-17

目前凯发k85G的各种场景应用,还是处于不成熟阶段,运营商做好管道即可,更多场景应用需要全社会共同探索才是根本。政府力推5G商用开了一个好头,但离各行业应用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。 5G,5G,商用牌照,基站,物联网,网络切片,VR/AR 图片来自“东方IC”

【编者按】中国5G商用发展无疑已走上了快车道。但从目前来看,网络建设从无到有还需要过程,若要真正实现5G的全面商用尚需时日。

本文转自《中国报道》,经转载,仅供行业人士参考。


中国5G商用牌照的发放比计划中足足提前了半年。

按照此前工信部和三大运营商的时间表,到2020年才会发放5G正式牌照。而2019年6月6日,工信部已向中国电信、中国移动、中国联通、中国广电发放5G商用牌照。这标志着我国正式进入5G商用元年。

5G商用牌照提前半年发放,一方面是因为我国已完成5G技术研发试验。另一方面,今年以来全球各国5G建设的步伐明显提速,竞争已愈发激烈。目前,韩国、美国、瑞士、英国已相继开通了5G服务。中国顺势而为提前发放5G商用牌照,意在加速5G商用、提升竞争力。

无疑,中国5G商用发展已走上了快车道。但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网络建设从无到有需要过程,若要真正实现5G的全面商用尚需时日。正如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所说,5G提速是技术驱动、市场需求和产业成熟度的结果,但目前还有诸多瓶颈。

资金成最大压力

“6年来,我国4G网络建设到目前的水平大约花费了8000亿元。4G站址480万个,而5G要到1000万个以上,这就意味着如果5G要建成大规模商用,就需要庞大的资金量,保守估计需要2.5万亿。”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张云勇告诉《中国报道》记者,“在我看来,5G网络建设面临的主要问题是资金。”

6月6日,工信部向四家企业颁发5G商用牌照时,按照此前分配的试验频谱规划,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获得了3.5GHz频段,中国移动获得了2.6GHz和4.9GHz频段,中国广电获得了700MHz和4.9GHz频段。显然,与3G/4G所使用的频段相比,5G的频段要高得多,因此要取得与4G相当的网络覆盖,运营商要建设的5G基站数量要远远多于4G基站数量。

“相对4G网络,5G的频率高、容量大,所需要的基站数量比4G多得多。5G无线基站设备单价高、频率高,使得站址更密集、规模更大,而且新增站址难度大。同时,5G大带宽对传输网络的需求大,因此,5G网络的建设成本将巨增。”张云勇分析道。

张云勇提出的问题的是现实的。中国4G在2014年商用,时隔6年启动5G商用,运营商确实面临巨大成本压力。对运营商而言,4G已部署6年但还未完全收回投资,在5G部署上又要面临着巨大的资金压力,而且5G在初期推广中还将面临规模小、成本高、利润低、见效慢等问题。

另外,随着5G的到来,流量将加速贬值,红利逐渐消失,互联网业务对运营商传统业务的替代效应也进一步强化,这将直接影响运营商的总体收入。这对运营商来说也是一大压力。

此外,张云勇认为,5G所用电费居高不下,大概是4G的2到3倍,这个问题处理不好,5G的商业模式也很难覆盖这个成本。

张云勇建议,要加快推进5G商用步伐,国家应该在政策引导、资金扶持、税收优惠等方面给予运营商以支持,以降低运营商的资金压力。他同时建议,可考虑加大5G网络共建共享力度,尽量避免网络基础设施的重复建设;考虑推动运营商制定国内统一的5G手机标准,引导终端厂商按照统一通行的手机标准研制5G手机产品。

安全与标准待统一

“牌照发放意味着技术的成熟,而5G由于是全球化参与制定的标准,尚未完全释放,待标准确定之时,5G便可正式商用,时间大概在今年年底到明年上半年,真正的产业爆发和大规模商用将在2020年内实现。”赛迪顾问通信产业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李朕说。

除了李朕说的标准问题,5G的安全问题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,也必须高度重视。

根据工信部数据,到2020年,物联网规模将超过1.8万亿元。而Gartner发布的数据显示,2020年物联网终端设备将达到208亿部,年复合增长率高达34.26%。

“这些设备存在开源系统漏洞、加密密钥固化老旧、固件更新不及时等诸多安全问题。”在第七届NSC网络安全大会上,中国科学院院士尹浩指出,物联网信息安全“痛点”频现,世界各地电力、能源、机场、数据中心等重要机构的物联网网络和设备频受攻击。

由此,尹浩认为,在大力推进5G落地的同时,不能忘记安全需求,5G安全标准化尚未完全完成,5G网络需要一个统一、灵活、可伸缩的安全架构,来满足不同应用的不同安全级别的需求。“物联网安全防护与互联网安全相比更加复杂,解决方案涉及多个层面的问题。物联网中大多数用户终端设备结构简单、低功耗、低成本,在设计规划时往往很少、甚至根本没有考虑到安全预算。”

日前,互联网安全公司360发布的《5G网络安全研究报告》对当前5G网络安全研究成果进行系统的梳理、分析后提出,5G核心网技术、低时延业务、大连接业务、网络切片技术、伪基站问题、用户位置隐私保护六方面安全面临挑战。

“随着5G的落地商用,AR、VR以及AI这些交互技术肯定会迎来大发展,其中的新业务、新架构、新技术等都对安全提出了新的挑战。”360集团董事长兼CEO周鸿祎表示,新技术带来的安全问题,传统攻防思路、人工防御肯定要被淘汰,要靠技术升级来解决。

周鸿祎认为,5G在网络安全方面最大的挑战在于它构筑了万物互联的基础,海量IOT设备的普及和数据的传输成为可能。“未来联网设备将数以百亿计,每一个都可能成为攻击的切入点,防不胜防。网络安全从虚拟的网络空间直接映射到现实世界,网络威胁扩展至____、社会民生安全以及人身安全等。”

“没有信息安全,就没有____。而在复杂的网络环境下,传统网络安全防御体系已经不能解决问题,需要将5G安全核心技术的‘命门’掌握在自己手中,形成适应中国5G发展的安全免疫系统,进而在5G时代全面到来前构建一个中国5G的大安全生态。”周鸿祎说。

5G手机或到2022年才会大规模普及

5G商用主要分为to B(面向企业)和to C(面向消费者个人)两部分。据业内分析,to B大约占80%,to C则占20%。尽管to C占比不高,但却最被消费者关注。另外,当前我国手机市场整体出货量持续下滑,行业创新乏力。行业也急切期待5G商用的到来。

“5G对于智能交通、智能制造、工业物联网、虚拟现实、远程医疗等领域而言是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,在我们看来,全球人口中至少有超过50亿人正在通过手机与外界建立连接,在即将到来的5G时代,手机将呈现为物联网移动端的中心入口。”努比亚技术有限公司总裁倪飞告诉《中国报道》记者。

事实上,在终端设备方面,目前华为、OPPO、小米、努比亚等手机厂商都已经推出了5G手机。2019年初,努比亚率先向中国联通正式交付了5G终端产品。OPPO早在之前就开启了“5G星火计划”且优先在欧洲市场发布了5G手机realme。华为Mate20则获中国首张5G终端电信设备进网许可证。

尽管各家都推出了自己的5G手机,但目前的价格还比较昂贵。华为折叠屏5G手机Mate X,官方定价为2299欧元,折合人民币近1.8万元;OPPO Reno 5G版,售价为899欧元,折合人民币近7000元。

realme CMO徐起告诉《中国报道》记者,“5G换机高峰期将出现在2020至2023年,届时手机出货量将恢复增长。终端厂商推出5G手机速度会快于基站建设速度,预计2020年5G手机出货量渗透率将大幅提升,大幅度的5G商用预计2020年才会陆续开始普及。”

在徐起看来,目前5G手机由于出货量少和产业链不成熟而定价较高,而随着5G手机芯片成本降低和其他工艺逐渐完善预计明年下半年5G手机将迎来销售高峰,手机的定价也会降下来,到时5G手机会迎来大规模商用,面对换机潮。

“在MWC19上海展上,中国移动已经公布相应5G时间上市时间表,随着基站的建设及配套设施的完善,相信5G的大规模商用就在不远的将来。”倪飞说。

此前,中国移动曾预测,2019年年底5G终端价格在5000元左右,到2020年年底,5G终端价格会下降,部分可能会降至1000元左右。

张云勇则认为,目前我们终端的很多芯片是进口的,我们的芯片有待于进一步成熟。因此,5G手机估计到明年才会成熟,到2022年才会大规模普及。

5G离各行业应用还有很远的距离

5G更大的想象空间不在于C端市场,而是在于mMTC和uRLLC下的工业互联网和无人驾驶等B端应用场景。

正如此前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所说,将来20%左右的5G设施将用于人和人之间的通讯,80%用于物和物,物和人之间的通讯,也就是物联网,比如未来的无人驾驶汽车。

“5G80%的商业前景都是面向垂直行业,但现在两者之间互相不太了解,运营商不了解垂直行业,垂直行业不了解运营商。因此,产业对接还有个互相磨合的过程。”张云勇说。

广东闽惠融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永盛在接受《中国报道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目前5G的应用市场不够开放,民企很有热情,但掌握基础应用的三大运营商还相对缺少对应的业务支持入口。

在陈永盛看来,目前5G的各种场景应用,还是处于不成熟阶段,运营商做好管道即可,更多场景应用需要全社会共同探索才是根本。政府力推5G商用开了一个好头,但离各行业应用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。

“到现在,我们国家3G、4G的移动的用户,只是占所有移动用户的85%左右,5G要发展到这个程度,时间不会比4G所用的时间短。4G到现在用了六七年,5G需要的时间至少比4G更长。”邬贺铨说。

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。